昔年Alawn

你觉得我像变态么。
对我就是。

真选组进城前沙雕日常

真的超喜欢他们!所以控制不住自己ooc的笔!

友情向无相关cp√


1.土方今天很开心。

因为三叶一看见自己就掩嘴偷笑。

也迟迟没有收到来自总悟的诅咒。

“我是被蛋黄酱大神眷顾的男人”

坐在阶前擦剑。

“早,老大。”

“早,十四。”

然后近藤盯着土方那张被黑笔糊的面目全非的脸,沉吟。

“你最好撒泡尿照照自己”

土方脸上的表情就像吃了过期的蛋黄酱。

近藤满脸真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,走了。

土方满脸日你妈继续擦剑。

然后他无意中看到了映在剑身上自己的脸。

“总悟!你—给—老子—滚出来!”


2.总悟这两天在学自行车。

乡间路多泥泞,所以土方被差去看着他。

忽然看见草丛中某个亮光一闪。

“啊 前两天落下的蛋黄酱瓶盖”

土方于是松开扶着后座的手,走过去捡瓶盖。

同时,自行车侧翻了。

总悟摔下来了。

脸着地。

土方迟疑了一下,放好瓶盖,走过去扶自行车。

然后当他弯腰的时候,总悟满脸是血地跳起来,扑向土方,一巴掌糊在土方脸上。

那手里抓着一把石子草根泥巴。

并且全都糊进了土方的嘴里。

“果然还是请你去死吧,土方混蛋。”

我真鸡儿闻见了醋味。

老蜜蜂您小心咳咳。

顺便心疼纽特小天使dalao

#乱码一篇??xxx
#私心打上青葱tag——
还有那啥做梦梦到〇〇起床切腹其实挺符合副长的……[bushi]

水乳相融。
淫靡的水声和啪啪声不绝于耳。
身下人栗色的头发散乱不堪,猩红色的双眸里透出浓浓的情意。
少年略带青涩的嗓音放肆的喘息着,不断刺激着自己的耳膜与神经。

猛的一下坐起。
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湿了一半。
“刚才……是梦?”还未反应过来梦见了什么,习惯性的点燃一支烟,细细回想了下梦里的情景。
……不对,刚才那个莫非是传说中的春梦???
不敢置信地低下头,看见睡衣上床单上沾上了……嗯……
“……”叼在嘴中的烟被咬成两截,落在地上带些落寞的弹出些火星,然后自己灭了。“梦里那个……好像……是总…总悟……”
哆嗦着手想再点一支烟冷静冷静。
冷静失败。
不假思索地掐灭烟,盘坐在上,抄起枕边的村麻纱——
“副长,山崎给您送早茶来了——”
山崎捧着一盏茶,推开门,却看见了副长大人举着村麻纱正向自己腹部刺去。
也不管茶水杯在后面碎掉的声响和热水溅到脚踝上的刺痛,冲上前去——
“副长——!!!你冷静啊副长!!!”

——以上。